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0章 动机我也一并说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画这个……”池非迟把手移开一点,让柯南看到上面的船帆图案,一共五个,他也基本理清了。

    柯南一怔,随即眼里带上思索之意。

    等等,这个图案……

    池非迟也考虑着要不要等柯南推理,他只是身处其中,想研究一下对方的手法,才还原了一下,对推理这种废口水又麻烦的事不感兴趣,不过,柯南还要找犯人、想证据、破除魔术手法,需要好一阵子,好像更麻烦……

    一片沉寂中,铃木园子失落开口,“是不是我的错啊?”

    “啊?”毛利兰意外。

    “是我选滨野当宴会部长的,”铃木园子自责,“如果当时他不是单独待在房间里,就不会被杀了,我刚选了他就害了他……”

    池非迟回神,出声道,“不是。”

    哎?

    其他人意外,不过也只当池非迟是想安慰铃木园子,而且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只来了这么一句。

    铃木园子心里一暖,虽然只是两个字,但以平淡而坚定的语气否认她害了别人,还真是让人安心不少。

    “是啊,不用放在心上,”黑羽快斗易容成的土井塔克树也笑着安慰,池非迟这家伙不擅长安慰人,那就他来吧,“你当时眼睛被蒙住,是随机挑选卡片在上面做记号,这就像是摸彩一样,没有人会怪掷镖的人,同样的道理,你只是当滨野先生表演的助理而已,不用自责。”

    柯南沉思,感觉抓住了什么关键,但具体的还是有些模糊。

    表演的……助理?

    “不,用摸彩来形容并不恰当,因为谁做什么是早就已经确定好了的,”池非迟再次开口,将其他人的视线又吸引过来,“当时滨野先生在写有名字的纸张背后,已经画好了标记,而园子小姐蒙上眼睛后,用来画记号的笔其实是写不出来的,也根本没有留下什么记号。”

    这个手法他一开始就想到了,这几天跟黑羽快斗好歹也了解了一些简单的魔术手法,再加上……

    这套路跟那个盔甲行走美术馆一模一样,那个案子的手法他记得。

    “可是当时给园子小姐笔的是田中小姐,”黑田直子看向田中贵久惠,“也就是说……”

    “田中小姐才是滨野先生的表演助理,”池非迟道,“而园子小姐只是那个被随机选上台的幸运观众而已。”

    柯南眼睛有些发亮,对,就是这个!

    那么凶手……

    其他人看着田中贵久惠,眼里带着一丝怀疑。

    田中贵久惠心里一紧,不过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是的,我是被滨野先生拜托过,配合他递一支写不出来的笔,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安排的……”

    “真的不知道吗?”池非迟没等田中贵久惠回答,继续平静道,“滨野先生原本的安排是土井塔克树先生作为宴会部长,可他自信满满地说出来后,结果却是写了他自己名字的纸对应着宴会部长,当时他可是很惊讶的。”

    “或许是他准备这个表演的时候不小心弄错了吧。”田中贵久惠辩解。

    “好吧,这个先不说,”池非迟同样没有纠缠,“当时田中小姐在洗澡间负责烧开水,而从洗澡间的顶棚,可以很轻易地翻上去,通过二楼的窗户进到二楼,不信的话,可以随便找个人去试试,要翻到二楼很容易……”

    柯南:“……”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虽然看池非迟这么自信,应该有把握,但还是要确认……

    “不用试,我看过,顶棚确实不高,是可以翻上二楼,”田中贵久惠故意露出些许不满,“池先生这是在怀疑我是凶手吗?不过如果我是凶手,那又是怎么不在雪地上留下脚印,把滨野先生的尸体送到那么远的空地上?这根本不是没翅膀的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吧?”

    “手法就是这个……”池非迟举起本子,上面五个船帆图案里,最后一个被圈住,“要去试试吗?”

    田中贵久惠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她记得池非迟回来就在那儿画画,也就是说,人家才看了尸体去了一趟吊桥,回来就知道她的作案手法了?

    只是不确定具体的绳子怎么缠绕,坐在那儿还原了一下?

    “当然要去试试,”土井塔克树正色看向田中贵久惠,“田中小姐,你觉得呢?”

    田中贵久惠沉默,这个手法肯定行得通,不过对方有没有证据,她不敢保证了……

    “那我们就去试试吧!”柯南也道。

    “等等,在去之前,我先把证据说了,以免被田中小姐把证据丢到别的地方去,”池非迟打断,“我们从吊桥回来的途中,我发现田中小姐路过丛林的时候,落在最后,还消失了一段时间,应该是去回收某样东西吧?比如用来帮助作案手法完成的弩箭的箭矢,那种东西随意乱丢还是会被发现,最好的办法是回收之后带回屋里、找烧水一类的借口去厨房烧掉,不过你回来之后没有机会找理由离开这里,箭矢现在应该还藏在你鞋子里,至于为什么是箭矢,等完成作案手法演练之后大家就会明白了。”

    田中贵久惠放在身前的双手握紧,已经有些摇摇欲坠。

    柯南怔怔看着池非迟,他才刚刚有点头绪,人家居然手法、证据都找到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破案速度也太夸张了!

    要是连动机也知道了……哈,应该不可能……

    池非迟:“动机我也一并说了……”

    柯南:“……”

    池非迟继续道,“之前影法师在聊天室里说过,‘逃生魔术师春井风传的死,都是你们害的’这样的话,我好奇问过其他人是怎么回事,当时魔术师的徒弟也就是园子小姐告诉我,在我进聊天室之前,聊天室里的人曾经讨论过春井风传先生的逃生魔术,还说希望能再看看他的表演。

    我查过新闻报道,原本上了年纪、已经退出魔术表演舞台的春井风传先生,也差不多是在那之后不久,就宣布复出,结果却在逃生魔术表演中意外身亡。

    而春井风传先生最早登台表演的时候,用的是依卡撒玛童子这个艺名,结合来看,聊天室里的依卡撒玛童子,其实就是春井风传先生,他是看到聊天室里的大家说想看到他表演,他才会复出再次登上舞台。

    但是在春井风传先生去世之后,依卡撒玛童子这个聊天账号还在被使用,我觉得很奇怪,甚至怀疑自己之前那个‘依卡撒玛童子是春井风传先生’的推测是否正确,这也是我过来这里的原因……”

    在聊天室里,为了装作不认识的人,他跟黑羽快斗也不是很亲近,确实故意问过这类问题,也确实是铃木园子告诉他的。

    至于后面的调查则是胡诌的,为了撇开跟黑羽快斗的关系,他也不容易啊。

    一直沉默的田中贵久惠无力叹了口气,从鞋子里将箭矢拿出来,苦笑道,“你说的没错,依卡撒玛童子就是春井风传,也是我的祖父,那天他突然说要复出,我还觉得惊讶,直到他去世之后,我整理他的遗物才发现他的聊天账号,也看到了聊天室里之前的聊天内容。

    你们大概不知道吧?他是打算成功之后告诉你们自己的真实身份的,他电脑里还有一封未发出的邮件,‘我成功了!大家高兴吗——依卡撒玛童子—春井风传’,就是这样的内容。

    不过,我杀滨野先生可不是因为他们想看祖父逃生表演害祖父去世,那是我祖父的选择,但他们……”

    “他们事后在聊天室里,说了‘那个老头死在冰冷的水里喽’、‘他自己也希望死在舞台上吧,笑,’之类的话,”池非迟接过话,念着那些聊天内容,语气却还是一贯的平静淡漠,让人听起来有些怪异,“那时候我刚进聊天室,也看到了这些,那么,当时和滨野先生一起调笑起哄的逃生大王至今没来,他已经死了吧?至于另一个一直没来的影法师,应该是你用其他手段注册的假账号,是打算用来替你背负杀人罪名的一个不存在的人。”

    “是啊,一点没错,”田中贵久惠无奈,“完全被你看透了。”

    其他人大惊失色。

    还死了一个人?

    不,应该说,还有一个人在之前就死了,甚至没能过来?

    柯南已经有些麻木了。

    手法、证据、动机,从事件发生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就已经全套摆在他们面前了。

    而且连这些边边角角的细节都不放过……

    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你祖父是个很可爱的老头,”池非迟道,“没有嘲讽的意思。”

    “我知道,他应该会很喜欢这个评价的,”田中贵久惠笑了笑,笑容里却满是伤感,又看向黑羽快斗,“其实还有一个人知道依卡撒玛童子就是我祖父,土井塔克树,他在我祖父复出登台表演前,还发了一封邮件鼓励我祖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