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章 老板,你家的蛇成精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位先生,您喜欢这只小仓鼠吗?”女店员的声音拉回池非迟的思绪。

    池非迟才发现自己盯着玻璃箱里的仓鼠看了好一会儿了,又看了一眼仓鼠,“不是,我只是发现这只仓鼠比我们之前上课研究的健康鼠腿短,短了将近五毫米,后腿过瘦……”

    女店员豆豆眼发懵:“……”

    池非迟继续道,“长大后,卖相上会比其他仓鼠好,因为养胖一点会长得像个团子,但也因此,在运动方面会比其他仓鼠稍逊,仓鼠本身也排斥运动的话,健康方面会比其他仓鼠差。”

    女店员忙解释,“您上课研究的是小白鼠吧?小白鼠的腿一般是会比仓鼠长一点……”

    “不,我是学动物医学的,也就是兽医,比起小白鼠,我们大多时候观察的是常见宠物。”池非迟道。

    女店员汗,好吧,既然是学动物医学的,那肯定能分清仓鼠和小白鼠……

    这只仓鼠比起其他仓鼠,也确实不怎么喜欢运动。

    在女店员有些遗憾的目光里,池非迟出了这家宠物店,继续往前走。

    没走多远就听到精气神十足的吆喝声:

    “卖蛇咯卖蛇咯!会打滚卖萌,会自己捕猎,便宜的赤练蛇,只要两千元,两千元,珍奇聪明的变种赤练蛇你带回家!”

    池非迟:“……”

    以前在国内倒是经常听吆喝,不过日本这边……在他继承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

    就算是商城搞活动,也是找个妹子很公式化地念词,这么有故土气息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所以,他停步转头了。

    街边店铺,老板正在忙着低头清扫。

    靠门的玻璃隔断里,一条灰黑相间的蛇立着身子,一双黑眼睛直勾勾盯着他,蛇信子吐得欢快。

    乍一看去,很吓人。

    不过,这货说的是:“先生,买蛇吗?我便宜,只要两千元,还不够去外面吃顿好的,不咬人,只要别再让我吃泥鳅就行了,要不放我自己不去捕食也行,我很好养活的~”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走进门,“老板……”

    你家的蛇成精啦!

    “啊,欢迎光临!”低头扫地的老板连忙把扫帚放到一边。

    这是一家专门卖特殊动物的,蛇、蜥蜴、蜘蛛,一进店感觉温度都凉了不少。

    不过老板倒是很和气,“您要买宠物吗?”

    蛇:“看这里!看这里!”

    池非迟转头看了一眼,发觉那条蛇在玻璃箱里转了个身,还在直勾勾盯着他。

    老板脸黑了一下,又忙道,“我们店里的宠物大多还是很温顺的,这条蛇一直喜欢盯着人看,但它没有恶意……”

    蛇冷眼咆哮:“卖不出宠物还怪我,你要是把我卖出去,至于来个人我就盯着人家看吗?就算卖不出去,你好歹也换换伙食吧!”

    池非迟无视了‘蛇语’,观察了一下,“这条蛇看纹路像赤练蛇,不过一点红色都没有,是什么品种?”

    “咳,”老板也有些尴尬,拿出一本册子,“确实是赤练蛇,我们这里有养殖场提供的证明,每一条蛇都有登记,它的父母是纯正的赤练蛇,您看……”

    池非迟低头看着,册子上确实有很详细的登记信息。

    这货的父母是编号多少、照片都有,那两条蛇颜色很好,红黑相间,没有一点灰色,也不知这货怎么就变成了灰黑色。

    老板继续推销,“其实这条蛇还是很不错的,一般赤练蛇身上都会有腐鱼腥臭味,但这条蛇身上几乎没什么气味,很干净。”

    池非迟深深看了老板一眼,这是把他当小白了吗,“虽然赤练蛇被划分为无毒蛇,但它是后沟牙的微毒蛇,只是毒性对人体基本没有危害而已,难保不会因为变种的原因带上对人体有害毒素。”

    品种难辩,不确定变异后有没有危害,估计这也是这条蛇卖不出去的原因。

    老板:“……”

    遇到懂行的了怎么破?

    蛇在一旁疯狂吐信子:“先生,我不咬人!”

    池非迟没有搭理,而是继续对老板道,“这条蛇至少有三岁了吧?赤练蛇的寿命一般是6.1年,我买回去,就算好好照顾,也只能养三年左右了。”

    老板:“……”

    蛇:“不不不,我感觉自己身体好得很,我还很年轻!”

    池非迟:“而且赤练蛇从成体开始养,脾气比较大,一般都是从幼体、蛇苗开始买回去,从小养起来的很温顺,长大了才不会有攻击性。”

    老板:“……”

    蛇:“我从小就看着人来人往,看到人类就亲切,性格特别好!”

    池非迟看着哑口无言的老板,叹了口气。

    难怪卖不出去,你脸皮还不如一条蛇厚……

    老板尴尬笑了笑,转开了话题,“其实您可以看看其他的,我们也有正常的赤练蛇,对了,还有玉米蛇,玉米蛇性格温顺,寿命也可以长达15年,作为宠物饲养很合适……”

    蛇无力趴了下去:“先生,再看看我,再看我一眼,黑心肠的老板喂了三年的小泥鳅,三年啦!我连口别的都没吃过,只能看着其他蛇加餐,不就是颜色奇怪了点吗……要了蛇命了……”

    “不用看了,”池非迟叫住要带路的老板,“就这条吧。”

    老板一愣,惊讶看玻璃箱。

    玻璃箱里的蛇一下子又支起身,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池非迟。

    “多少钱?”池非迟又问道。

    老板回神,一口价,两千块日元,饲养说明手册和证书打包,还附赠了个塑料透明手提盒,几乎是怀着送瘟神一样的心情把蛇卖了,感激地目送池非迟出门。

    这条蛇还真知道自己的价格,之前没喊错。

    出了门,池非迟转进一旁的巷子,把塑料箱放到地上。

    在塑料箱里的蛇懒洋洋趴着吐信子:“小老鼠,小青蛙,小鸡仔,小鱼……你、你干什么?!”

    池非迟捏住蛇的七寸拎起来,打量着眼前的蛇。

    以前……不,一直到遇到这条蛇之前,他从来没想过养蛇。

    就算想驯养一个帮手,蛇也有很多缺点。

    蛇在晚上看不到太多东西,主要依靠舌头感觉震动或是自带的‘热感应器’,去感知周边的世界,搜查非生物的东西几乎没用。

    而且蛇的智商普遍不高,大多是按本能在生存,智商最高的应该是眼镜蛇,不过那东西就算他想养也忘不了。

    还有蛇怕寒,需要冬眠。

    原本他更倾向于买猫或者鸟这类方便搜查的生物,沟通驯养后配合自己搜集情报……

    奈何这家伙智商高,跟一般人类差不多了。

    蛇也任由池非迟拎着,没敢反抗,要是咬人被送回去还是小事,关键这家伙捏着它的要害呢!

    这家伙是想干嘛?

    它听说有人什么都吃,该不会……

    昏暗的巷子里,一人一蛇对视,无论人眼还是蛇瞳都平静淡漠,心里的念头却已经转了好几转。

    最后,还是池非迟打破寂静,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串,“看得到我手里拿着什么吗?”

    蛇盯了一会儿,吐着信子低喃:“居然跟一条蛇玩这个,难道他就是那些人类口中传说的蛇精病吗……以后会不会连泥鳅都没得吃?我真是太难了……”

    池非迟脸有点黑,声音幽幽道,“你难不难我不知道,但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你明天就会出现在餐桌上。”

    蛇骤然抬高头,圆眼里还是没情绪,但明显被吓了一跳。

    池非迟开始数数,“一,二……”

    蛇:“能!能!能!我能看到,不就是钥匙吗?这个东西我认识!”

    池非迟点头,又想了一下,“你认识?也就是说,你晚上也能看清东西,问题只是认识不认识?”

    “能看到……”蛇惊讶之后,似乎突然高兴起来,小鸡啄米似的上下疯狂点头,“其实我知道的东西也不少,你看,我知道你们人类表达‘是’、‘对’的时候,就是这样点头……”

    池非迟:“……”

    这个……不,这条二货!

    蛇的缺点里,这家伙不存在智商低的问题,也能夜间视物的话,冬眠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冬天他也懒得出去到处跑。

    其实想想,蛇也有不少优点。

    一周喂一次就行了,也不需要带着遛弯……

    蛇自己晃头晃得有点晕,这才停下,感慨道,“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跟生物沟通,人类不知道我说什么、不知道我在学他们,而同类都没法理解我的意思,它们只会四处游动、捕食、休息……”

    池非迟看着那双似乎冷漠得没有一丝感情的蛇瞳,心里隐隐被触动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平静,不过语气还是放缓了些,“我叫池非迟,i ke hi oso。”

    说着,把蛇放到一旁,拿出笔和记事本,撕下一页,写了文字、片假名和罗马音,放到蛇眼旁。

    “你就叫非赤,hi a ka……”池非迟又撕了一张写好,放到之前的纸条旁,“正好,作为赤练蛇却不是红色的,跟你很搭。”

    非赤专注盯着点了点头,这次却没絮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