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章 您的快递已送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萁面瀑布。

    一辆车停在小木屋前。

    木屋天花板上的隔层里,沼渊己一郎左手被拷在柱子上,靠坐在墙边,听到车子的动静也没有一点反应。

    片刻后,下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随即,天花板的隔层木块被打开,一捆绳索被扔上来,随即一道人影利落翻上隔层。

    池非迟双眼适应昏暗光线后,拿着绳子站起身,借着窗缝透来的光线看到靠在墙边沼渊己一郎,“找到了。”

    沼渊己一郎仰着头,瘦骨嶙峋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紧缩的瞳孔里映着眼前一身黑衣、鸭舌帽压得很低的男人。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帽檐下那双居高临下、漠然盯着他的浅紫眼瞳……

    被、被找到了……

    他们,一定是他们找来了!

    腹中的饥饿感突然消失。

    感觉到了,他感觉到了……

    本来饿得虚弱的身体,又一次充满了力量。

    沼渊己一郎双手颤了一下,低下头,神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猛然起身扑向池非迟,“给我去死吧!”

    池非迟没动,平静看着那道扑过来的人影、那张骷髅似的脸、那狠辣却隐带惊恐的神情……

    也看着沼渊己一郎因为左手被拷住,才扑过来就被扯得摔倒在地。

    嗯……先前不靠近果然是正确的。

    别看沼渊己一郎一副快饿死的样子,光听摔倒时的沉重声响,就知道这家伙刚才那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有多惊人。

    虽然穿越过来这一个多月,他主导身体的时候,都会有规划地进行一些锻炼,但时间还是太短了。

    就算这具身体的底子和潜力不差,再加上他有高效的训练规划,也没把握现在就跟沼渊己一郎这种爆发怪正面过招。

    “啊——!”

    沼渊己一郎摔倒后,又挣扎嘶吼着爬起来,继续扑,继续摔,继续扑,继续摔……

    “你们别想害我!杀了你!”

    “走开!”

    “杀了你!杀了你!”

    池非迟见沼渊己一郎明显进入疯魔状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沉默。

    穿黑衣服有错吗?

    黑色内敛稳重又好搭,他前世穿了好几年的黑衣,他周围男性朋友也喜欢穿黑衣……所以穿黑衣怎么了!

    某组织的成员穿黑衣,就不许其他人穿了?

    至于他冷着脸……

    习惯了不可以吗?

    反反复复闹腾了三分钟,沼渊己一郎又一次摔倒后没再爬起来,呼呼趴在地上喘气。

    池非迟出声,“别折磨自己了,我送你去监狱,监狱很安全。”

    “监狱……”沼渊己一郎喃喃。

    池非迟站在原地没上前。

    果不其然,沼渊己一郎缓了口气,又再次跳了起来继续扑摔二连。

    “不可能!”

    “你们不会那么好心送我去监狱!”

    “你们根本没想放过我,对不对?!”

    一分钟后,沼渊己一郎再次力竭倒地。

    “差不多了。”

    池非迟这才从口袋里翻出一根铁针,走上前蹲下,把绳子放到一边,鼓捣着拷住沼渊己一郎左手的手铐。

    前世好歹也练武练了十多年,分辨一个人是不是力竭、累到哪种程度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沼渊己一郎死死盯着池非迟,大口大口喘气,在左手手铐被打开后,再度猛然跳起扑来。

    几乎同时,池非迟也抓了绳子起身,一侧身,避开后,伸脚绊了一下,在沼渊己一郎前倾往地上砸去的同时,也顺势抓住沼渊己一郎的手腕,将人背手按倒在地。

    这次,沼渊己一郎没有再扑腾,任由池非迟拿绳子捆住、带下去。

    当然,也没力气再扑腾了。

    池非迟把人丢到副驾驶座,用安全带又绑了一圈,拿出手机拍照,给赏金任务资料中提供的邮箱发了邮件:

    【沼渊己一郎逮捕成功,位置:大阪

    ——七月】

    【就近送往警署本部,查验完成后支付赏金】

    【OK】

    车上,沼渊己一郎盯着放在仪表台上的盒子。

    池非迟收起手机,拿过盒子打开,递到沼渊己一郎被绑在前方的手里。

    沼渊己一郎双手被绑在前方,接稳盒子后,看了一眼池非迟手上的手套,似乎才发现池非迟一直是戴了手套的,不过也没问,一声不吭地埋头狂吃。

    池非迟绕到驾驶座上上车,他可不敢把绳子解开,只能让这家伙这么吃了,不过有点担心沼渊己一郎这么狂吃噎死了,没急着开车,等沼渊己一郎把盒子里的章鱼烧吃完,接过盒子,递纸。

    沼渊己一郎默默擦嘴。

    池非迟接纸,开了瓶矿泉水递过去。

    沼渊己一郎又是一通狂喝。

    池非迟等沼渊己一郎喝够,才发动了车子,“作为请你吃饭的回报,警察到时候问起我的相貌信息,你能不能对此保密?”

    沼渊己一郎双手捧着矿泉水瓶,一脸木然,沉默。

    池非迟也没指望沼渊己一郎答应,开车离开萁面山。

    他不想那么快被查出身份,是担心因为‘精神病史’被剥夺赏金行动的权利。

    但只要表现出足够的能力,让对方觉得比起对他们工作的协助,那点‘小问题’可以接受就够了。

    虽然赏金行动是自由的个人行为,对方不允许他也可以自己去做,但官方才是最大的主顾……

    ……

    下午,2:36。

    大阪府警署本部,接线员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电话那边,男声低沉嘶哑,“您好,您的宅急便已送达警署门口,请出来接收。”

    “什么?”接线员懵。

    不过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

    “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说是我的宅急便已经送达警署门口……”

    “你订宅急便送到警署来?”

    “没有,我没订什么东西……而且我接的是报警电话线,不是我个人的手机来电啊!”

    “不可能是打错电话吧?而且对方说的是警署门口……”

    “总之,先出去看看吧!”

    一个同事陪着接线员下楼,一眼就注意到,在大楼外路边树脚下,放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纸箱。

    之所以一眼就注意到,是因为那个纸箱上还贴着一张纸,纸上打印字很大:

    【活体宅急便,请轻拿轻放,禁止暴力开箱】

    不远处的马路上,池非迟静静坐在车上观望,看到有警察出来接收‘快递’,心里表示满意。

    没有当做恶作剧电话处理就好,不然他过几分钟还得再打个电话过去。

    只不过,还是出了一点点小乱子……

    两个警员看着大箱子,默契地没有贸然开箱,叫来了防爆处理队员。

    一群警员小心翼翼地开箱后,就看到一脸木然、被捆成粽子、坐在箱子里的沼渊己一郎。

    沼渊己一郎身上还贴了张打印纸:【我,通缉犯,沼渊己一郎】

    一群警员沉默了一瞬,又立刻忙活着把沼渊己一郎弄出来带回去。

    目送沼渊己一郎进去警署大门,池非迟才收回视线,发动车子离开。

    还好,沼渊己一郎和那群警员还算聪明,没弄出什么‘再度逃跑’的剧情。

    快递……不,沼渊己一郎送到二十分钟后,对方的转账也完成了。

    350万日元。

    折合人民币22万左右。

    前世国内通缉奖金最高上限10万元,是提供信息让通缉犯得到逮捕的奖金,不存在赏金。

    结合沼渊己一郎的危险程度来看,开价还算中肯,以日本各职业收入来看,也差不多是一个普通工薪族一年的收入了。

    池非迟先去还了车,支付五千元的租车费后,老板笑眯眯送客。

    店里的一只胖狸花懒洋洋地喵喵喵,立刻引得老板转身笑眯眯的摸头。

    池非迟看了一眼,“你家的猫平时都喂小鱼干吗?”

    “啊?”老板惊讶,“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是学动物医学的,这只猫看毛质养得很好,就猜是不是天天喂食适量的小鱼干。”

    池非迟敷衍过去,跟老板闲聊两句,借口还有事终止话题,转身离开。

    他确实是东都大学动物医学系的学生,入院后学籍都还保留着呢,只不过根据毛色看出来这话完全是扯蛋。

    之前那只胖狸花看似在撒娇,其实说的大概是——

    ‘小气鱼唇的胖子,每天赚这么多也不给爷买条活鱼,天天小鱼干,天天小鱼干……!’

    对……‘幻听’又出现了。

    不过,池非迟根据这一个多月的确认,可以肯定这不是幻听。

    这些动物、植物说的话,都是事实。

    比如,医院院子里那棵大树,所说的一些医院的发展史、某个医生的性格、某人的小秘密,他都暗自查证过,全部属实。

    也是查证的时候,福山志明发现并找他聊过,他一开始也试图通过沟通解决问题,但福山志明的判断是——妄想,幻听。

    明明在此之前他一点都不了解这家医院,为什么能妄想出那些不该知道的事?

    对此,福山志明的解释是——‘其实这些都是你潜意识里知道或者观察到的事,只不过正常状态下,你不记得了或者没有认识到,在幻听的时候,潜意识将你认知的东西反映出来……’

    吧啦吧啦……

    总结来说,就是——超能力是不可能的,这不是动物、植物在说话,而是你的妄想!你病得不轻,我必须要让你认识到并接受这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