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圣骑斗罗 > D196.虚空三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相天眼睛微微一亮“你和我们战斗过?”

    胡医生微笑的点点头“当然,当时我和我同学组合出场的时候第一个遇到的就是你们的组合,队友是个菜鸡,打你们当时费了老鼻子劲了。”“不过现在我可比当时强多了。”

    “是吗?”相天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在比比?”

    相天说的比比就是正常的私下比斗,魂师之间很多人都会用这样的方式友好交流。

    什么你说好朋友打出真火了……

    Emmm

    没辙。

    自求多福

    不过胡医生也没有在意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同意了这样的邀请。

    “对了,当时我和我伙伴是带着面具战斗的,所以我认识你们,但是你们可能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做胡医生。”

    ……

    和相载相天一番交谈以后胡医生的目光回到了比斗台上,琴怡柔是百藤学院最后一个登场的人,而天水学院却依旧还有两个人员。

    不过这两人在琴怡柔的强大实力下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几乎每每都是几招之内琴怡柔便能一击放倒对方。

    胡医生有些惊讶,记忆中可没有这么强的年轻一代。

    “对了,相载,我今天才来到武魂城,这个琴怡柔怎么这么厉害?”

    “欸,你今天才到?”刚才的交谈之中相载便已经知道胡医生早在半个月前就从天斗城离开了,算算时间就算路上耽搁了一番也不至于现在才到吧。

    见到相载有些疑惑胡医生淡淡的解释道“路上遇到了一些问题又折返了回去。”

    “是吗?”相载叹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知道这个琴怡柔也是自然的了。”

    于是相载开始缓缓讲解了起来

    “琴怡柔是新罗帝国那边的百藤学院过来的参赛者,据说在进入总决赛之前一直未曾出手。但是她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首先是年仅二十岁左右的她便已经拥有了魂帝的实力,这可已经是不少人终其一生的追求了。”

    “魂帝!?”

    胡医生点点头,看着下方琴依柔身上飘浮的魂环到是没有怎么惊讶。

    已经有了温天薇的对比他现在已经对原本的斗罗战斗力体系不怎么看中了。

    胡医生更想知道的是对方是否也是什么神的传承者。

    然而相载的话语中只是表明琴依柔很强,但是却并没有展现出什么超越常识的东西。

    想起之前在天斗城的时候温天薇的话胡医生无语的谈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那些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武魂殿。

    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跳出来确实是奇怪。

    让人好奇啊~

    “欸兄弟,你在听吗?”相载看胡医生一直没有说话以为胡医生正在专心看比赛。

    “没事,你说吧,我在听。”

    “……”

    “我已经说完了。”

    “额……”胡医生摇摇头。

    有用的信息没有多少,只能说是人是鬼都在秀,大招都是陪葬品。

    “你们继续看吧,我先去找地方休息了。”说着胡医生就准备离开比赛场地。

    史莱克学院就在下方,但是胡医生却并没有急着和唐三他们相见。

    被冰雪神殿阻杀的事情依旧回荡在胡医生的脑海。

    虽然在重生一次之后胡医生的力量成长了不少,就算遇到危险也可以呼叫清远和笑嫣然,但是难保对方不会直接搞什么天基武器打蚊子的操作。

    躲着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当然,胡医生敢于回到这里自然是有了可以保命的底牌。

    相载和相天默默对视了一眼,想了想胡医生的话又看了看下面的比赛,不由的摇了摇头。

    如果胡医生没有将这些东西说出来他们或许还会觉得下面的比赛精彩纷呈,双方你来我往打的有来有回。

    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么一句话就能坏了全部的雅兴。

    这种感觉就像看柯南被剧透一样。

    不说出来你好我好大家好,一说出来就只想打人,然后回家睡觉。

    留下来看戏已经索然无味了,两兄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跟上了胡医生。

    “你们怎么跟过来了……”胡医生无语的看着亦步亦趋跟上来的相载相天。

    自己似乎被黏上了。

    相载呵呵一笑“兄弟,刚才你可是说了,我们找个地方玩玩的。”

    玩玩自然说的是点到为止的私人比斗。

    胡医生顿时苦笑不得。

    “还是算了吧,这样有伤和气。”

    “不不不,友谊的拳头才是拉近人与人关系的桥梁。”

    胡医生一阵语塞“你这话是那里听的。”

    相载神气道“我的家乡。”

    “那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一对叫做狂拽屌的傻子给和精通搓丸子的那撸多少年。”

    “怎么可能有人姓傻啊。”

    胡医生尬笑不止“呵呵,也是啊~”

    如果真的有胡医生绝对不会介意去他的家乡看看。

    “来吧,我知道一个没有人的好地方。”相载拉着胡医生欢快的向着城外跑去。“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

    胡医生心中默默的为两人默哀了几秒。

    这是你们要去的,我真的不想欺负人的。

    ……

    武魂殿的主坐上比比东虚眼看着下方的比赛一言不发。

    但是她身上发散出来的那种不满周围的武魂殿祭司们却都看得出来。

    那宛若实质的寒霜气息让周围的人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众人只有一个想法。

    教皇的实力变强了。

    “总觉得教皇大人这一年来的实力精进了不少啊。”

    “是啊,明明去年还没有这么可怕的气势。现在……我甚至不敢与她对视了。”

    “呵呵,说的你以前敢一样。”

    “……老铁,扎心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的魂师大赛暗潮涌动啊!”

    “你也知道了?听说最近审判部队那边有不小的动作。怕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此时比比东暗暗叹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下面的人都话语并不能逃脱她的耳朵。甚至在前段时间实力又进步一截以后她已经看到了如今的情况。

    这份考核是否难度太大了一点。比比东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很快一个平淡的声音在比比东的脑海之中想起。

    盘丝画天,六道改命。

    群魔已舞,天破当归。

    世界万千,神魔百万。

    天路重开,唯乱根源。

    比比东:……

    就不能说人话吗?

    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些话不能直说。

    上面不准。

    神它喵的上面不准。

    比比东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摔出去。好在她克制住了。

    受到了爱的滋润的女人明白一个道理,要优雅,要大气。

    嗯~

    柳二龙那个凑不要脸的又在下面和大师卿卿我我,好气啊!

    本正宫全程看着喃!

    招来一个祭司比比东优雅的笑了笑。

    来人快速单膝跪下“教皇大人。”

    “听说这一次大赛我们有一个常年在外的名誉长老也来了,让他过来述职吧。在外面飘了那么久总得回来看看不是。”

    祭司退下,比比东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武魂殿的能力可是十分高效的,而大师本身就是曾经的武魂殿名誉长老,虽然大师已经十多年没有对武魂殿有什么贡献了,但是比比东却一直给他保留了名誉长老的位置。

    留下这个就是她心中留下的一个位置。

    可以说这是她一直的一个念想。

    在她的心中的那个位置一直为他留着的。

    不过一份迟到的信让一切有了新的转机。这名誉长老的事情也差不多被她忘的差不多了。

    现在为了打击柳二龙猖狂气焰这个东西也总算用的上了。

    呵呵,和我斗,小姑娘,你还嫩了点。

    ………

    无尽的虚空之中,壮实的老者拖着他一个大球感悟着世界,大球之中重叠杂乱的钟表刻印有着晦涩难懂的玄奥。

    突然他睁开了双眼看向虚空深处。

    “多久了,没有想到这一次连你也出来了。”

    在老者的前方虚空陡然如同玻璃一般破碎,一个浑身被缥缈的丝带包裹的女人缓缓从中走来。

    紧闭而微翘的红唇,微微颤动的睫毛,雪白如霜的长发,每一步的跨越都仿佛跨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

    老者露出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流露过的笑容“怎么了睡醒了?”

    清脆的声音响起,女人没有睁开双眼,声音之中还有着一丝慵懒“不是,而且我也没有睡觉。”

    “是是,你没有睡觉。怎么,有了什么奇怪的预言吗?”

    “不。”女子摇摇头“时间,你做的好事。”

    “我?”

    “时间的齿轮错了,我的戈尔贡感受到了命运的变动溜出去了寻找她的继承者了。你没有修复时间齿轮的错误。”

    老者恍然“不,这是另外一个人拜托我的。”

    “命运,时空,缘空。别告诉我是缘空拜托你的。她早就选择回归了。”

    “回归了是没有错,但是她的神位也回归了神界。新的结缘神想要重新培养出一名‘缘空’。”

    “你想让人继承缘空?”

    “有些无聊了罢了。”

    “你可以叫我的。”

    “命运,你回应过我吗?你有和你神性像近的宠物,但是我可没有,时间太过玄奥了,连虚无的意志都不允许除了我以外还有人能掌握它。”说着时空一阵幽怨的眼神看向命运“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命运一阵语塞。

    老头,这话你说出来很膈应人啊。

    至于为什么不回应你。

    你自己以前是什么鸟样还用我说吗?

    “算了,就当我发发善心陪陪你吧。”命运一挥手,身上的丝带飘出一截,化作了一张硕大的屏幕挂在了虚空之上。

    “你这是干什么?”时空疑惑的问道。

    命运手一翻,手中突然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圆鼓鼓的袋子,和有些黑的透明水瓶。

    命运熟练的撕开了圆鼓鼓的袋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些奇形怪状的食物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然后又喝了一口那黑色的饮料。

    “哎~舒服,你不是说我不回应你吗,前段时间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些是那里的小食物。”说着手一点又是几瓶黑色的饮料出现“这个是快乐水,尝尝看,很有意思的。”

    “至于那个,那里有一种很好玩的行业,叫做直播。虽然这里没有了弹幕,不过也算是难得的消遣了吧。”

    时空:……

    “合着我这边岗位脱不开,你却到处跑去玩?”

    “嘛~谁说不是。”命运语气平淡的说道,但是时空却听出了一丝戏谑。

    “想看点什么?”

    时空想了想“先看看你的小蜘蛛吧。你不是说她去找她的继承者了吗?”

    “嗯~”

    手指一点,挂在虚空之中的屏幕陡然亮了起来,一只蜘蛛在神界乱逛的场景被投射了出来。

    “其实戈尔贡的继承者条件太难了。如果没有你没有修复时间齿轮在前她根本没有可能找到继承者,当初我找到她都是因为缘空的回归产生了世界的震荡。”

    “也就是说,怪我咯~”时空打开了快乐水的瓶盖,猛的喝了一口,眼睛瞬间冒出了金光。

    “怎么样,快乐吧~”

    “哼,还行。”

    “切,闷骚的死傲娇。”

    看了一会儿,时空想起了之前结缘神来的时候他观察到的神界的状况不由的问道“命运,现在的神界似乎有在整什么幺蛾子。”

    命运吃着薯片毫不在意的说“多少年来,神界不就是那些破事吗?他们能整出啥新花样?”

    “一群人类神明霸占着神位不干正事,迟早要被虚空大哥一锅端的。”

    “你好意思说,你不也不干正事。”时空抽了抽嘴,阴阳怪气的说道。

    命运也不在意,摊了摊手,摇了摇头“没法,我这是闲职,闲职懂吗,平时没事干,有事也就动动嘴皮。我知道,你就是嫉妒。”

    “神界的事情你也别管,这一次是虚空老大哥出手了。”

    “虚空老大哥他干了啥?”

    命运歪头想了想“嗯~他拉了一个其他世界的小家伙过来,你应该也可以从时空长河里面查到的。”

    “但是麻烦啊~我又不像你,定点搜索,我这必须一点一点招啊!命运好妹妹,告诉我听听吧。”

    “……不要,用神力很费神的。”

    “你不给我说我就赖上你了!”

    “……”命运无可奈何的推开了快要趴到自己身上来的时空“得了,你这个闷骚怪,一天到晚在外人面前装清高,自己人这里毫无下限。真的服了你了。”

    手指一挥,一段丝巾裹住了他的双眼“老规矩,别说出去。”

    “嘿嘿嘿~知道啦,知道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