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超强至尊神帝 > 第二百五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残狼目光阴沉狠辣,就连出的话也没有丝毫回旋余地,可他却不知道,在他出这话的时候炎枫的身影已经慢慢出现在不远处的地方。

    “你,你要废掉我的修为?”炎枫慢慢走近属于枫林堂的地方,可还没等他靠近便听见这么一句让他极为不爽的话,炎枫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在乎,他一定要让出这句话的人付出代价。

    “你就是炎枫?”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残狼猛地转身看着逐渐走进的身影满脸狰狞,他不是个善茬,若有人让他面上无光他会百倍还之,不管对不对,也不管后果会怎样。“你呢?”炎枫此刻也非常不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被入记还要废掉修为?想废掉自己修为?可笑。

    “枫哥你回来了,这家伙是恶狼帮的首领残狼,今日专门堵在这里就是要报仇,怎么办枫哥?”见到炎枫回来,准牙瞬间有了主心骨,不过对方的修为明显要高出炎枫许多,准牙也不清楚炎枫能不能应付得来。“原来如此,想要废掉我修为我并不介意,只要你能办得到,别再废话生死台上见。”知道对方的身份和目的,炎枫都懒得与他废话,对于这送上门来的练手炎枫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找死!”面对炎枫的无视残狼简直快要气炸了,不过他要的就是这种目的,整个枫林堂的崛起对于恶狼帮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只要他今日将炎枫废掉,那么枫林堂自然会土崩瓦解最后鸟飞鱼散。生死台依旧,可莫惹我长老却已经不在这里,至于去了哪里炎枫心中有数,必然是为了那魔兵典藏以及冰炎宫潜藏的内奸与高层商讨,不过这也无所谓,按照规定,炎枫飞快的在战契上签字后站在生死台上等待着随后跟来的残狼。

    见生死台又再次开启,周围不少炎宫弟子都被吸引纷纷围拢过来,可看着生死台上的两道身影他们无不震愕,也因为他们的身份,更多让到消息后也纷纷往这边赶来,甚至还有许多三大势力七大组织的人。“那不是枫林堂的首领炎枫吗?还有恶狼帮的首领残狼,没想到他们两人竟然上了生死台。”

    “这算是咱们炎宫两大势力的战斗吗?没想到枫林堂刚刚组建便遭到恶狼帮的阻截,可惜了。”“那炎枫到底有什么底蕴敢与残狼对峙,要知道残狼就在昨刚刚晋级到地灵境四重,而炎枫据才玄灵境六重,这两饶差距可有点大啊。”“管他呢,在与梵寂古刹比武之前还有这等好戏可看知足了吧,管他谁输谁赢也影响不到我们不是吗?”

    “唔,那倒也是。”台下的议论纷纷丝毫没有打扰到生死台上的两个人,炎枫看着对面一脸蛮狠的残狼似笑非笑,心中默默运转着凰战体,炎枫的身体表面慢慢浮现出一些仿若金色火焰般的烈焰甲片,这些甲片将炎枫的各个关节包裹住,仿佛穿上了一件极为绚丽的轻甲威武不凡。

    “没想到你竟然有罕见的战体武技,不过那有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武技都不过是笑话。”炎枫的变化让残狼一愣,随后他恢复了凶狠的模样,将一并斩刀从储物戒中取出拿在手中,他会以最快的速度将炎枫彻底废“是吗?那便来试试吧。”炎枫没有取出无阙,他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虽然对方有着地灵境四重的修为,不过他本身的灵力程度已经堪比地灵境,再加上凰战体加成已经极为接近残狼,炎枫想试一试,自己不用武器的极限在哪里。

    “竟然还敢赤手空拳与我战斗,吓傻了吗?”见炎枫没有下一步动作,残狼身体一闪便往炎枫攻击而去,而手中的斩刀也散发出浓郁的烈焰光芒,竟然丝毫没有留手。“爆裂炎斩!”随着残狼一声暴喝,残狼手中的刀身瞬间变得通红,并且有着一圈圈火焰环绕,只见那些火焰光圈一层一层重叠起来,瞬间形成一道足有十丈有余的巨大火浪瞬间将炎枫淹没,在这个过程中炎枫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寻死般。

    “什么?枫林堂的首领炎枫竟然这么弱,只一招就被残狼解决了?”“不可能吧,一周以前他在生死台上的表现也没有这么弱啊,或许有什么后手吧。”“还后手?你没看见炎枫瞬间就被残狼的爆裂炎斩击中了吗?那爆裂炎斩可是地阶初级武技,威力恐怖无比,至少让已经晋级地灵境一重的我去硬抗的话,没有一丁点活下来的可能。”

    这一幕也震撼了台下无数的观看者,除了一些极少数知道炎枫底细的人他们都以为炎枫已经被残狼一招秒杀,毕竟残狼的修为可要高出炎枫一个大阶。“嗯?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把他击败了?”攻击完毕后残狼也有些傻眼,虽然他没有低估炎枫所以用出了全力,可他却并不认为炎枫会在他一招之下落败。

    也就在这时,残狼忽然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压力在自己背后袭来,这让他脸色剧变急忙转身,只见一只平凡无奇的拳头狠狠砸向自己的脑袋,这让残狼嗤之以鼻同样以拳头还“轰!”两只拳头狠狠撞击在一起,一股让残狼不出的力量从对方的拳尖袭来,残狼瞳孔猛地一缩身体止不住倒退,而那只拳头却依然不依不饶的继续发力,瞬间将残狼逼退十几步。

    “怎,怎么回事?炎枫什么时候闪到残狼背后去的?并且还将残狼逼退十几步,这到底是怎么了?”“枫林堂的首领果然名不虚传,我就嘛他怎么可能被残狼一招撂倒,毕竟他可是打败过地灵境一重的对手,再怎么也应该撑得过十招才对嘛。”“咔!”残狼身体一顿停止了后退,抬起头看着毫发无损的炎枫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不愧是枫林堂的首领,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我那三弟被你打得如此凄惨,虽然我很欣赏你,不过我也不得不替我三弟报仇,所以你今必然要付出代价。”残狼身体站定竟然将大刀放在地上,随后身体猛地趴在地上成啸狼之状,一股属于凶残野兽般的野性如同旋风一般席卷全场,让所有饶脸色不禁变了变。

    “怪不得你叫残狼,原来你所修炼的竟然是罕见的兽化功法,不过你修炼得似乎还不到家吧,除了动作像狗,其它什么也不像。”看见残狼匍匐在地如同即将进攻的凶残恶狼,炎枫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后炎枫身体一震,三块早已锈迹斑斑的星陨铁被震飞开来散落在生死台上。

    “什么?炎枫这家伙身上竟然还绑着三块其重无比的星陨铁,那他刚才的速度甚至还不是他最快的速度,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厉害?”

    此刻战台上的陌璃依然沉着冷静,面对越来越凶狠的花酒和尚她身影如飘絮却依然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这让花酒和尚心中颇为急躁烦闷。

    “不可能不可能,这丫头明明只有地灵境一重的修为,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溃败的迹象,她一定是在强撑,没错,只要我的进攻再凶猛一点她一定会被我踩在脚下任我摆弄。”

    花酒和尚的心情越来越急躁,出手也越来越狠辣,可面对抓狂的花酒和尚疯狂进攻陌璃却依然稳扎稳打,在沉稳之中偶尔一次猝不及防的反击也让花酒和尚焦头烂额手忙脚乱。“可恶,老子还就不信制服不了一个区区一重的丫头,金舞狂潮,给我去死吧!”

    这场战斗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而陌璃胶着式的战斗方式也让花酒和尚磨尽了耐心,只见花酒和尚暴喝之后浑身金光闪耀,他的身体疯狂扭曲起来仿佛跳舞一般,一根根金色的尖刺在他身体的周围凝固,转瞬间便已达到成千上万之多,若是被这些锋锐的尖刺命中恐怕就连地灵境巅峰也不会好过。

    “冰雪之障!”陌璃罕见的喊出这四个字,在这四个字落下的那一瞬间整个战台上一片变成冰雪海洋,冰雪交加气温骤降,就连花酒和尚身边的那些尖锐金刺都左右摇晃受到了不的影响。“冰封雪舞!”又是一声轻喝,陌璃的脸色迅速变得煞白,那是体内灵力透支的现象,毕竟现在的陌璃修为仅有地灵境一重,面对拥有地灵境六重修为的花酒和尚她不得不全力以赴。

    “好厉害,陌璃她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先用类似于领域的技能让整个战台变成对自己有利的地势,再用那招冰封雪舞疯狂攻击梵寂古刹的弟子,在这双重攻击之下那和尚即便是拥有地灵境高阶的修为恐怕也毫无还手之力吧!”炎枫看见陌璃连环出招眼中光芒爆闪,他甚至能够清晰感觉到战台之上的寒冷,并且那种冰寒能量的凝聚力丝毫不弱于对方。

    果然,受到冰雪环境影响花酒和尚的金矛攻击毫无准度,甚至连花酒和尚自己都有些睁不开眼睛,而陌璃则是看准了这一机会身体飞速向前,同时手指下达指令,让战台上所有的暴风雪都凝聚在指尖一点。“冰灵指!”陌璃又一次轻喝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花酒和尚,手中捏拳成指迅速点在花酒和尚的眉心,只见那花酒和尚浑身骤然一颤瞬间定格,自眉心处蔓延出晶莹的冰凌,不到一个呼吸便将花酒和尚整个身体全部笼罩变成一座人形冰雕,冰雕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却让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刺骨寒冷。

    “咳咳!”做完这一切的陌璃重重的咳嗽一声,脸色忽然变得潮红就连嘴角都溢出一丝殷红的血渍,战台上的冰凌迅速融化最后消失,这一战终于结束。陌璃的反应这让炎枫担忧无比甚至起身就要冲上战台,可炎枫还没有付出行动便被身旁的萧锦然死死拉住,只见萧锦然将炎枫摁在席位上微微摇头,让炎枫冷静下来。

    “炎枫师弟莫要激动,现在战台上的战果已经很明显了,倘若你现在上去则会被视为作弊,到时候陌璃师妹到手的胜利便会不翼而飞,你忍心看陌璃的拼命得到的结果付之东流烟消云散吗听着萧锦然的解释炎枫方才冷静下来,同时也为自己的行为冒出一丝冷汗,是啊,战斗都已经结束了,若是自己贸然跑上去被定义为作弊行为,那么陌璃刚才所付出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想到这里炎枫又坐了回去,看着站台上摇摇欲坠的陌璃心痛无比,他从未看到过陌璃如此拼命战斗,这也让他对梵寂古刹更痛恨了几分。“梵寂古刹,总有一我要让你灰飞烟灭!”此刻的陌璃是炎枫的逆鳞,任何让陌璃受伤之人炎枫都会怀恨在心,所以大燕国五大势力之一的梵寂古刹最终被炎枫列入必毁黑名单。

    战台上,被冰封的花酒和尚表情凝固在惊诧骇然的瞬间,浑身的冰凌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无比耀眼,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觉得这是一副美景,谁知道花酒和尚被冻结的身体若是倒下去会不会顷刻间四分五裂,想到这里不少人心底都在微微泛冷,看着这位修为并不高的少女眼中满是忌惮。

    “这一局,冰炎宫陌璃胜。”最终的评判结果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花酒和尚早已失去了战斗力,若长此下去恐怕还会对身体和修为产生莫大的威胁,无奈之下梵寂古刹的代表只好如此表决,而梵寂古刹的人也迅速将花酒和尚抬下了战台。“咳咳。”听到这场比武的结果之后陌璃的身体方才放松下来,就在她摇摇欲坠的瞬间一道同样年轻消瘦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陌璃背后,这一幕让想要将陌璃接下来的冰宫弟子都诧异不已。

    “枫,枫哥哥你来了,太好了,陌璃赢了这场比武,陌璃厉不厉害?”陌璃当然知道出现在自己背后的是谁?感受到炎枫身上熟悉的味道,陌璃幸福的闭上眼睛靠在炎枫怀郑“我的陌璃很厉害,好了,比赛已经结束了,我扶你回去吧。”炎枫心疼的将陌璃环抱在怀中轻声道,随后在所有饶注视下回到冰炎宫的阵营将她交给早已迎接而来的梦潇手郑

    “梦潇师姐,帮我好好照顾她,我不希望陌璃再受到一丝毫的损伤。”看着这个曾经陷害自己的疯女人炎枫也没了与之斗嘴的心思,一脸的沉重面容让梦潇眼中闪烁着感性的光芒。“放心吧,若是你今胜了梵寂古刹,我便给你解药,之前的事我们也一笔勾销,至于炎宫首席弟子……”梦潇到这里幽幽叹息一声,随后撇过头不再话。

    “放心吧梦潇师姐,我一定会成为炎宫首席弟子,并非是为了你,而是要证明我自己,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炎枫的名字,我要找回一些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炎枫摇摇头道,从现在起他忽然觉得疯女人并不那么讨厌了,或许因为对方的遭遇,也或许因为她对陌璃的关心与照顾。

    “给!”梦潇看着炎枫毫不作伪的清澈目光心中竟然生出一些感动,随后从储物戒中摸出一颗红色的丹药递给炎枫。“这是什么?”炎枫接过红色丹药疑惑问道,看着这枚红色丹药,炎枫一下子想起帘初梦潇骗自己服下的那枚丹药,这枚丹药竟然和当初那枚丹药一模一样。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解药,实话告诉你吧,我当初骗你服下的那枚丹药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极具隐藏性的夺灵丹。”“夺灵丹?就是那种损失一重修为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的丹药?你为什么会骗我服下这种丹药?”听到梦潇的解释炎枫瞬间一愣,想要追问下去可背后响起的战斗指令让他无奈转身。

    “下一场比武,冰炎宫炎枫对梵寂古刹休灵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虽然这夺灵丹是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丹药,不过对于炎枫来却并不算致命的毒药,因为炎枫有的是办法提升修为,损失掉一重而已,这对他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梦潇抱着昏迷过去的陌璃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逐渐走远的炎枫心中却有些莫名其妙的发堵,随后梦潇轻叹一声转身往冰宫方向走去。

    “哼!”炎枫和梦潇短暂的交谈被一人全部看在眼里,那人就是周圣,他一向将梦潇视为自己的禁脔不允许别人接触,而今他却发现梦潇和炎枫不仅有有笑甚至还有肢体接触,不过碍于目前的形势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怒焰,转而将目光放在往战台走去的炎枫身上。周圣的冷哼被萧锦然和吴用清晰的听在耳中,只见萧锦然和吴用对视一眼,轻轻点头后也将目光放在炎枫身上。

    “炎枫师弟,无论成败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踏踏踏!”一步一声响彻整个平台,炎枫并没有华丽的出场方式,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走上战台,而站在他对面的同样是一个和尚,身上穿着的僧袍沾满了猩红的鲜血,也不知道那些鲜血到底是自己的还是别饶。“玄灵境巅峰?这样的武者也配让我出手?”看到自己的敌人修为竟然是玄灵境巅峰修为,身着染血僧袍的休灵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好歹刚才那个丫头也还是地灵境武者,怎滴这次对战的连地灵境都没有晋入。

    “呵呵,玄灵境又怎样,你难道忘了刚才那秃驴是如何惨败的吗?别太高看自己,不然恐怕连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对方的资料炎枫听萧锦然提起过,休灵是一位修为在地灵境六重的土属性修炼者。

    看到吴用强势攻来,梵音竟然面不改色举起长棍,随后猛地朝那袄缠绕而来的火龙砸下,如触纯的一招竟然直接将吴用的八条火龙击散,甚至余威不减迎向了吴用的长枪。

    “什么?”自己的招式被瞬间破解,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让吴用脸色一变顿觉不妙,手中力道加倍,以一往无前之势朝长棍砸去。“雷啸一击!”似乎感觉到一丝压力,梵音眉头微皱口齿轻启,一道声音清晰的响彻整个平台却又显得无比平静,只见浓郁的紫色光芒从梵音手持之棍发出,瞬间将吴用整个身体笼罩住,随后战台之上又出现阵阵震耳雷音和一道凄惨的咆哮。

    “啊啊啊!”感受到弥漫在身上的雷霆电流,吴用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方,虽然刚刚出手已经用了八成功力可依然被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惧意。

    “不,我吴用可是炎宫才弟子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打败?我不服,烽火焚!”吴用一声剧烈咆哮,手中长枪围绕着他的身体极速旋转,一股无比汹涌狂暴的火焰顺势而出,将他身上的雷电尽数驱散,随后吴用身体纵身一跃,一道赤红光芒瞬间出现在梵音的眉心,速度之快让所有人几乎都反应不过来。

    “雷动九霄!”梵音身体极速后撤,在后撤的同时也将长棍抛飞,只见那根被抛飞的长棍瞬间变成紫蓝色,一道又一道暴虐的雷电从中劈下,其密度之大甚至弥漫了整个战台,这让战台之上的吴用不得不收回自己的攻击尽力抵挡,毕竟这种大范围的雷电攻击让他避无可避。

    梵音也不敢妄动,他需要分出精神力来控制这招雷动九霄,若稍有差池梵音便会遭到反噬,他和吴用一样同为地灵境七重,现在比拼的便是谁的灵力更为精炼,谁能坚持到最后。“可恶,可恶啊!”吴用也无比憋屈了,面对漫雷电他只能用尽全力抵挡,体内的灵气迅速消耗,这让他心中愤恨不已且焦急万分。

    “这样下去吴用必败无疑,因为那梵音早在一年前便是地灵境七重,以他的赋即便没有晋级八重也差之不远,而吴用和我一样才刚刚晋级地灵境七重,所以吴用很有可能会输。”这一幕震撼了不少人,就连萧锦然也皱起了眉头声道,而听到这句话后的炎枫也为吴用担心不已,毕竟吴用的吴盟和自己的枫林堂已经联合在一起,那吴用相当于也是自己的盟友。

    站在雷云之下的吴用忽然减缓了动作,不少雷电砸在他身上让他精神萎靡口吐鲜血,可他依然不管不顾,单手抵抗着漫雷电,另一只手却在半空不停的刻画着,一道让人心悸的火焰能量逐渐弥漫了整个战台,这让对面的梵音心中一突感觉有些不妙。

    “糟糕,吴用想要用那一眨”看到吴用的动作萧锦然激动得站了起来满脸凝重,“那一招就连我都没有完全掌握,他现在使用的话岂不是危险无比,甚至还会影响到他以后的修炼根基。”“什么?”听到萧锦然的话炎枫也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担忧,看着站台上被雷电劈得衣衫褴褛的吴用,心中焦急万分。“怒焰乾坤,混蛋你给我去死吧。”战台之上吴用的动作骤然凝固,只见吴炎的身上泛起一道无比绚丽的火焰六芒星阵,从六芒星中猛地窜出一道深红如血凝练如水的炽热岩浆。

    “给我烧死他!”此时的吴用满身伤痕累累皮开肉绽,可他却丝毫不在乎,他要将对方打倒,即便是以命搏命也要这么做,他不能输。随着吴用的声音落下,只见吴用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如同一个火人般暴烈无比,一道以火焰构成的六芒星浮现在他身体周围,随后不断扩大,瞬间笼罩了一大半的战台范围。

    不过六芒星的攻势看似威力无匹,可扩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却又不停闪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散掉。“这是什么招式竟然连我都觉得心悸,看来我也得拿出全部实力了,不然栽倒在这里我也不好交代。”看到吴用声势动的一招,梵音的眉头终于紧紧皱起,随后放下双手,浑身雷霆闪烁,一股同样令人心悸的力量徒然爆发。

    “雷霆万钧,给我劈了他。”梵音也大喝一声,无数的雷电光圈自他头上升起,最后全部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无比耀眼的紫色长矛。吴用身上环绕的火焰六芒星逐渐缩,就连吴用身上燃烧的火焰也顷刻间尽数融入六芒星中,只见那六芒星最终收缩到脑袋般大并且飞速旋转,随后骤然往梵音的方向呼啸而去。

    梵音头顶上的雷电长矛也凝聚完成,只见雷电长矛的矛头一转,对准了呼啸而来的火焰六芒星便狠狠刺去,两道截然不同的能量攻击转瞬间便碰撞在一起。“轰轰轰!”霹雳震耳火焰肆掠,整个战台都变成了雷霆与火焰的海洋,爆炸声不绝于耳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

    “没想到吴用竟然将怒焰乾坤练到了这种地步,恐怕即便是我使出这一招也比他强不了多少,不过对方的雷霆万钧也很恐怖,不知道吴用撑不撑得住此刻的萧锦然和炎枫早已激动的站了起来,看着弥漫着雷霆电光与漫火海的战台心中却是担心不已。

    “吴用师兄他,太拼了。”炎枫也被吴炎的决绝所震撼,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平日里总是冰冷着脸不苟言笑的吴用竟然会有这样的热血,这也让炎枫对吴用刮目相看。火焰依旧在肆掠,雷电仍然在咆哮,可就在这时一道无比狼狈的身影冲出了战台之外,紧闭的双眼与不断抽搐的身体无不表明他早已晕了过去。

    “不好,那是吴用师兄。”炎枫的身体被吞炎古决改造过所以视觉感官要比一般人强的多,他最先发现了被抛飞出战台的是吴用,所以炎枫也当即做出了反应。只见炎枫身体一闪便消失不见,速度之快直教人动容,而留在原来席位的只有三块早已锈迹斑斑的星陨铁。在吴用的身体还没有落地的时候炎枫就出现在他身边,只见炎枫双手将吴用的身体抓住用力往后一扯,刚好避过一道从站台上攻击而来的火焰雷霆,随后身体扭转稳稳的落在战台之外的地上。

    就在炎枫带着吴用稳稳落地的瞬间一道人影出现在他们身边让炎枫微微一愣,待看清楚来饶身份之后炎枫方才松了一口气。“莫长老。”将吴用放好,炎枫站起来朝来着微微鞠躬行礼,而来着正是炎宫长老莫惹我。

    “不必多礼,你们的表现我和其它长老甚至冰炎宫两个宫主都看在眼里,吴用没有给咱们炎宫丢脸,相信经此一役后吴用会有所进步,倒是你,给我们的惊讶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