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在夹缝中生存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阳怪气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阳怪气

 热门推荐: 一念永恒道门法则仙逆诛仙惟我独仙大劫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是英俊的一张脸,却是丧丧的,角徵实在是想不通,所以他找来了。

    “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问吧。”

    对于翁然的痛快,角徵有些意外,但机不可失,“我记得,在雪山空间里,自己是和......和他在一起的,可后来我因为中毒晕了过去,再醒来时,身边却只有贵阁第四峰峰主。”

    “你到底想问什么?”

    “我想问,他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吗?”

    二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目光中却是太多难以言说的痛苦折磨。

    “如果我说不是,你就会心安了吗?”

    面对如此扎心质问,角徵怒道:“自然不是!我......我只是想......”

    看着那垂头丧气的人,翁然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了,因为她永远不会说出实情。

    “你怎么想的我不在意,具体他因何受伤,我也不知,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实情吧。”翁然说着,甩袖侧过身去,已是一副不想再谈的模样。

    角徵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可他也明白自己在翁然这里得不到答案,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他怎么变成这样了?”回来的徒留影,瞧着角徵离去的背影问道。

    “受什么打击了吧,你干嘛去了?”

    “我啊,我这次认识了一个朋友,刚去和她说两句话。”徒留影说完就见翁然笑的猥琐,连忙开口解释道:“是位女子。”

    “怎么,又一位被你的潇洒气质所迷倒的纯真少女。”

    徒留影眉梢一挑,“什么叫又一位,还有谁?”凑到翁然跟前,撞着对方的肩膀,调戏道:“你吗?”

    “呦~原来我在你心里是纯真少女的形象啊。”

    徒留影嫌弃的皱着眉头退开,无奈的摇了摇头,“人真是不可深交,本相毕露,遥想当初初见时,气质佳人贵矜持,已是遥不可及啊~”

    她二人打着趣,出发的命令也下来了。

    武阁和薛家的人先行离开,乐门的人留下收拾残局。

    重新漂泊在血海之上时,翁然向徒留影打探了一下事情的发展经过,左右无聊,徒留影也是事无巨细的讲了个遍。

    “三师叔,倒也是机警。”翁然若有所思的说道。

    徒留影赞同的点头,“只是可惜啊,却是弄错了人。”

    “嗯,实在可惜。”翁然瞧着翻浪的海面,心中已是又冒出一个想法来。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世上的势力竟会如此团结,平日里为争高低较长短,赢名声立威风,明面上是打的不可开交,暗地里是互相算计,真是叫人想不到。”

    “也许因为面对的是其他种族吧。”

    当龟船晃晃悠悠的靠岸之时,得到风声早就在此等待的胖胖头和瘦瘦竹,嗖嗖的就窜了出来。

    人还未等下完船,胖胖头已是气运丹田,已最大的声音道:“还请武阁第三峰王峰主,归还暗阙令牌,暗阙定当重礼谢之。”

    翁然瞧着半空中的二人,从船上跳了下来,心中窃喜,这暗阙还真是迫不及待,便同众人一般,仰着头,等着看热闹。

    “暗阙这是什么把戏,匿名将令牌送来,再大张旗鼓的要回去,戏耍王某嘛!”

    王鹏飞身而起,且刻意在高度上压了胖胖头二人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

    瘦瘦竹见状,手一捞,抓住胖胖头的朝天辫,往上一拽,一扔,胖胖头一个翻转,就已经站在了瘦瘦竹的脑袋上,和王鹏高度一致。

    不得不说,二人十分默契,这一套配合下来,未说一言甚至不曾有眼神交流。

    胖胖头抱着双臂在身前,笑呵呵的道:“王峰主说笑了,这世上有几人敢戏弄王峰主,而暗阙更不会如此无聊,只是这令牌丢失,我二人奉命寻找,便找到了您这里,我们也只能厚着脸皮来向您讨要。”

    他说着便向王鹏作了一揖,面子是给足了的。

    王鹏冷哼一声,暗阙,见不得光的杀手组织,他们这些正道人士向来是不看在眼中的,更不屑与其有瓜葛牵扯。

    对方既然知晓令牌在自己这里,即使自己否认,想来应也有办法证明,算了,早断牵扯早无瓜葛。

    手中光芒一现,暗阙的令牌已是被他扔了过去,“看管好你们的令牌,别在四处招惹,惹是生非。”

    胖胖头接住令牌又是行了一礼,“多谢,王峰主与万峰之巅的柳夫人都是好人,一点也不为难我二人,真是感谢。”

    翁然瞧着那胖胖头精光熠熠的双眼,真想上去给他个熊抱,干的漂亮!

    再转眼向众人看去,果然不少人变了脸色。

    就连姬无裳都是开扇遮面,掩了神色。

    贺四方挠了挠自己的大脑袋,“我说你没事扯什么柳夫人,拿了令牌就赶紧走,别在这碍事。”

    “是,是,是,我二人这就离开,还有第三块令牌要找,据说是在柳眉儿的手上,可也不知那柳眉儿是不是柳眉儿~”他说话时拉着长音,怎么听都显得阴阳怪气。

    “你有完没完!”

    贺四方又吼了一声,快要压不住自己的金银双轮了。

    “完了,完了,想来应该是假的,不然,柳家又怎么会千里追杀,不死不休呐~”他将“假的”两个字咬的格外的重,然后行礼告辞,脚在瘦瘦竹的脑袋上一跺,瘦瘦竹便转身带着他离开。

    走了好远后,瘦瘦竹才嘿嘿嘿的笑了出来,“胖胖头,缺德,嘿嘿~”

    他二人走后,王鹏也落了下来,他的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无人敢多言,翁然心中失望,果然是老狐狸,这张脸皮可太厚了。

    “我觉得气氛有些怪。”徒留影自从入了武阁,就被鱼之乐抓去修炼,并未听见过那些传闻。

    翁然也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贺四方长长的吐了口气,那二人要是再不走,他可真就要大开杀戒了,鱼之乐在不远处,好似无意的瞄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之时,幽幽的叹了口气。

    当他们一路无事的回到武阁之时,黑雾深处,一人无声无息的站在城堡外。

    他拆下自己遮眼的黑布,露出了空空的眼眶,用黑布将自己的长发束起高高的马尾。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